时时彩寻找真正高手
保安人力護衛服務
安全技術防范服務
安全防范咨詢服務
臨時勤務保安服務
各種保鏢特衛服務
物業項目保安服務
上海保安公司-治安總...

編輯時...[全文]

上海保安公司英雄事跡
保安公司——保安從提款機內提走...
保安公司——酒醉駕車撞壞轎車與...
保安公司——野豬沖入小區。
徐家匯保安公司 浦東保安公司
普陀區保安公司 長寧區保安公司
閔行區保安公司 青浦區保安公司
松江區保安公司 金山區保安公司
保安生存狀態調查
發布時間:2011-10-31
上海保安公司保安帽子,代表著保安的生活狀態、工作性質和責任。這個群體,需要更多的尊重和關懷。
       在城市邊緣守著城市安寧周妃右大步流星地走在巡邏的路上。10月31日,36歲的他,成了詹斌的“繼任者”。他是一個最合適的“接班人”。作為詹斌的同鄉和好友,行伍出身的周妃右經驗老到,素質過硬,是廣州市越秀區梅花街保安中隊連續兩年的優秀工作者。
  在城市工作,但是卻難以跨進城市的“門檻”;為城市平安流血流汗,但是卻一直期盼得到更多尊重和關懷,一個市民的微笑都讓他們倍感溫暖;雖然有著保安的身份,但卻沒有執法權,為此常常身陷危險之中……記者試圖從詹斌身上,透視分布在城市大街小巷的保安員,了解這個很容易讓人“視而不見”群體的生存狀態。
  他們收入不高,生活甚至都很難保障,而且常面臨“挨打”的風險,因此流動性頗強,詹斌所在的中隊,幾乎每周都有人離開,但還是有人堅持下來。
  “感覺到責任重大,詹斌做得那么好,群眾那么認可。”上班首日,周妃右坦承“有壓力”。但他繼而斬釘截鐵地說,“我要向詹斌學習,做得決不能比他差。”
  “如果下次再遇到詹斌的情況,你還會不會去抓?”
  “照抓不誤,但我會更加小心。”周妃右的回答底氣十足。“看得見,追得上,打得贏,抓得了。”這是周妃右為自己總結的工作“三字經”。
  這是一個流動性頗強的職業。詹斌所在的梅花街保安中隊一間20人的宿舍內,幾乎每周都有人離開,新人入住。和詹斌同一批的保安,60%已經離開。
  “這不是一個能讓生活很有保障的工作”,一個月1100元左右的薪水讓他們對生活充滿焦慮,“每天吃兩個盒飯,一個月下來就要六七百塊錢,就不剩什么了。”對年輕人而言,僅能養活自己,而對于35歲的老古來說,還必須從中省吃儉用掰出一部分寄回河南老家,“13歲的孩子還在讀書。”
  中午時分,保安員小謝剛剛煮完飯,就著一盆還在冒熱氣的辣椒準備吃午飯,“出去吃哪有錢啊,自己弄點就算了。”
  老古2004年到廣州從事保安工作,此后僅回過兩次家,“有一次回家,孩子問媽媽:‘這是哪里來的叔叔。’”老古羞愧地低下頭,“十天半個月打一次電話回家,多了電話費也負擔不起。”
  受傷,對保安員來說是常事。天氣陰沉的時候,李炳榮至今仍能感覺到左胸隱隱疼痛,雖然過去很久,但李炳榮記得那次協助警方清查地下六合彩,“那人已經上了車子了,還用胳膊肘用力頂了我一下”,關于這次受傷李炳榮之前從沒提起過,“我們的兄弟中有很多受傷的,沒什么好說。”
  朱小寶因為夜班躺在床上熟睡。說起被打,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他,“8月份他被人按在地上打,流了很多血。”那是一次如常的隨警出動,醉酒的客人與酒店發生糾紛,阿寶試圖上前阻止,“醉醺醺的客人就把他打倒在地。”
  雖然不如意,但包括詹斌等很多人還是堅持下來。
  “罵不還口,打不還手”,被保安隊員們稱為“八字箴言”。他們力保城市安寧,但卻常被誤解,忍受那難以忍受的“鄙夷的眼神”。但他們最不能忍受的還是,因為沒有執法權,時常只能看著小偷竊匪逍遙法外。
  與詹斌同屬一個保安中隊的小謝,八年前來到廣州從事保安工作,年輕氣盛曾多次因為遭路人謾罵離開工作崗位。“他們不僅不搭理你,還會罵一句‘看門狗’,”一受到委屈,小謝便辭職回湖北老家,居住在梅花村文化站保安宿舍內的他笑稱:“我已經是‘四進四出’了。”
  剛剛接替詹斌的周妃右描述,有時候,馬路上有人打架,保安員跑上前去勸架,經常會遭到冷眼相向,“保安仔,關你什么事?”甚至有人出言侮辱。即便是善意的提醒,有時也不一定得到善意回應。“靚女,小心你的包。”很可能換來的是防備的眼神。
  根據1999年4月廣東省頒布的《廣東省保安服務管理條例》,保安并不具備執法權。他們的職責是:“保護服務單位的財產安全、維護上海保安公司服務場所的正常秩序;保護服務區域內發生的刑事、治安案件或者災害事故現場,維護現場秩序;把現行違法犯罪嫌疑人員扭送公安機關或者保衛組織;做好服務區域內的防火、防盜、防爆炸、防治安災害事故等安全防范工作。”法律并未賦予他們履行職責的特權,這直接導致了市民對他們的誤解。
  “罵不還口,打不還手”是中隊長常掛嘴邊的“訓導詞”,被保安隊員們稱為“八字箴言”。“最受不了那些鄙視的眼神”,這是深藏在保安群體里的職業自卑。
  讓保安員朱華兵心生芥蒂的是,“很討厭這身制服”。即使是自己服務的這個高檔小區,穿著這身灰藍的制服巡邏,朱華兵時常感到被業主“看扁”,每次在小區附近見到老鄉,朱華兵都會感到“很不好意思”。
  即便如此,令保安們最感到難堪的經常是“眼看著小偷逍遙法外。”來自海南的老治安員李炳榮說起那些經歷就扼腕:“明明看到他在偷東西,你一抓他,他就把贓物扔了,或者給別人藏起來,我們沒有盤查的權利,眼睜睜地看著他大搖大擺地離開,一點辦法都沒有。”
  “有時候,只是為了抓住他們,但是市民常常以為我們在打人,人群中一哄鬧,就沒辦法了。”就在詹斌事發后的10月30日,離詹斌執勤點僅一個拐角的老林還在楊箕車站抓獲一名正在行竊的小偷。
  準入門檻低讓保安群體良莠不齊,保安打人與保安維護治安受傷甚至犧牲的事件一樣時常見諸報端。但大多數保安還是因為心中的正義感,為了城市的安寧,站上街頭巷尾,忍受風吹日曬,擒兇除頑,日復一日。
  并非所有的保安人員都能給人安全感,相反他們有時也會讓人不安。保安打人事件與保安維護治安受傷甚至犧牲的事件一樣時常見諸報端。
  《廣東省保安服務管理條例》規定,保安在上崗前必須經公安機關批準設立的培訓機構培訓合格,取得由縣級以上公安機關發給的《廣東省保安員資格證》,同時該資格證必須經過年審。保安服務公司有關負責人表示,該證的獲取十分簡便,“一般公司聘用了你,會有十天左右的培訓,人人都能拿到。”
  在小區從事保安工作4個月,朱華兵兩個月前拿到的資格證書基本上每個人都能考上。朱華兵說,考試內容涉及消防安全以及服務意識等方面。上崗培訓也很簡單,“站姿、齊步走,每周2次的跑步”。
  記者在調查中發現,不少單位保安尤其是小區物業的保安并無資格證。他們大多數是跳過保安服務公司,直接進行社會招聘,有的甚至是“傳幫帶”般老鄉介紹入職,這些私底下的招聘使得保安身份備受爭議,一度被社會評價為“打手”。
  保安準入門檻低,直接導致了保安群體素質的良莠不齊。“加上保安工資低,工作壓力大,經常直面危險”,“老治安”周妃右說,現在來做保安的身強力壯的年輕人越來越少。上海保安公司
时时彩寻找真正高手 女生说赚钱不易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大小单双玩法及技巧 梦幻175跑宝宝环真赚钱 红树林时时彩平台 1千期无错杀码公式 北京赛车6码倍投方案 开个喜铺赚钱吗 内蒙古11选5手机版 pk10计划网页 2018年加工什么最赚钱 时时彩平台 棋牌游戏大厅官方下载 新疆时时开奖结96期 y>